《紫姻缘》里有生姜和黄莲苦胆味道_书评影评_好文学网

《紫姻缘》中的生姜和黄莲苦胆味道

有朋友说《紫姻缘》很甜蜜,拿起来就不舍得放下,必要放在枕头旁边,等每晚上床之后,急急地端起,又慢悠悠地翻开,一字一字地一行一行地,把整个心浸在词语或句子里,用以品尝里面香甜的味道和酸苦的味道,同时还要读出诗里面的荆棘和黄莲生姜滋味。等读到眼眸困得实在睁不开了才可睡去。
这些朋友,大凡是喜爱峨眉久了,又无缘相见,如今,见到峨眉的实体文字宛若见到峨眉的人。于是,他们想从字里行间读出峨眉本人的姿态出来(因为她不觉得这本书还可以让人如此尽心尽意地去读)而已。
又有朋友觉得《紫姻缘》太难读了,太长且不说,光是许多从未见过的比喻,一些有悖于事物常理的通感,排比都很难以获得拯救。
是的,这首诗很长很长,很苦涩很苦涩,但想想,一段爱情一段婚姻,如果让两句话就结束,那又怎么尝得出爱情和婚姻的味道?如果都是香甜如蜜,又怎有世上那么多的悲剧?
又确实,这部文字是一本很不好读的文字。说她是文字而不说是书或者长诗,是因为我觉得,这些文字里面含量粗糙,稚气,带有妄想姿态,又略略带有寒凉之气,又都每一个字都孤独地饱含着各种味道的混合体,比如悲伤,喜悦,缠绵,苦涩,香甜……既纷繁又复杂。不仅与人的真感情有比较蚀骨地贴近,又还有一股泥土的原始气息,同时,也混合着钢筋水泥的气质。
当然,我不敢说这些朋友与峨眉相隔遥远,也不敢说,在选择的时候,选择错了版本,更不敢说,这些文字的读法与一般大作的读法自然要不尽相同。
峨眉文字是从荆棘丛中走出来,又在种植过黄莲和生姜的土壤里浸染过并深深地带有这两种味道的植物。
读峨眉文字的时候,如若你的心是冰心玉壶的心,或者白雪皑皑的心,你便会读出“泉水叮咚怒秋风,三峡猿啼泪湿衫”,那便是算你走到了峨眉的灵魂深处去读到了峨眉灵异的部分;如若你是烟花三月或者炎夏骄阳的心,便会读得“死水微澜风不起,一池莲荷尽默然”,那就说明你选错了版本而荒芜了时光。
《紫姻缘》里的爱情,可能有粗糙部分,也可能有细腻部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需要的是相濡以沫,持久永恒,坦荡相依,荆棘互见……而里面的爱情恰好就违背了爱情的自然规律,放荡不羁。
是的,亲爱,如果世间里的爱情都可以用一种味道调配,那么,上帝赐予我们的就只有白色涟漪,如果可以用一种道具扮演爱情,那么爱情出殡那天,大家都可以穿上迷彩衣服来欢呼爱情的死亡。
没有悲欢离合,没有生离死别,就没有梁山伯,祝英台化蝶的悲剧,也没有罗密欧与朱丽叶颠沛流离的爱情故事。
爱情是一只聚光灯,又是一只闪光镜,她所折射出来的射线,是需要刺穿衣着铠甲的男女;爱情既是是一面凸透镜,又是一面凹透镜,既可以点燃万物,也可以毁灭万物。
我们游离在爱情幸福和不幸里,我们的身心是愉悦或者悲壮的,我们的神经系统所能解决的问题只有两个词语——快乐和悲伤。
之所以为爱情,那是要一个为爱一个为情,爱在前,情在后,有爱才有情。那么,根据相对论,有爱便有恨,也就说明所有爱情都同时携带着悲喜。
所以,《紫姻缘》里的悲喜便不足为奇。
有朋友说,峨眉的作品本身带着一股寒气,如果你尝到了书中的生姜味道,那么,你或许就可以更多地抵御寒凉对你身体和心灵的浸袭。
为了害怕大家在寒气里着凉,便在构架这本书的时候,设法把生姜安放在书的自序里面。
安放于此,是希望广大读者朋友,在阅读的时候,先驱寒保暖而不至于一边阅读一遍感冒。但又有许多朋友只嗅其味道而不喝姜汤,那就肯定在阅读里不经意间把书本自身的寒气吸入自己的身体而不可自拔,难怪受了感冒之痛而累及心扉。
《紫姻缘》是我采集天山悬崖上的生山楂,苦楝;峨眉山里的花椒,胡椒,辣椒;太行悬崖峭壁里的柠檬,苹果,葡萄……的果实碾磨成粉末,加上戈壁滩上的野百合,五华山山沟里的兰花花和带刺的玫瑰,以及博海里诱人的山茶花,蜂糖和夜晚里忽明忽暗的水汽调配而成。
调配的时候,一定要加上孤独和寂寞这种半盛开半闭合,半振奋半萎靡的佐料作为引子,在朝阳里发芽,在黑暗里孕育,在荆棘里冒腾腾生长,在光明里主动地一寸一寸踽踽独行,才可以入药。
时间是调配佳肴的主角,要选在山茶开花时节,才可以看到兰花草的婀娜,紫荆花的妩媚。
比如,把大年三十的团聚分别安放于剥离和颠沛里面,只身在一片茫茫白雪里跋涉,享受天寒地冻,享受孤独寂寞,才可以在句与句之间长满彩蝶,节与节的成分里布满夜景。
所以,当你拿到这本有关爱情和婚姻长卷的时候,请双手捧着书本,默念三分钟,把心门打开,驱赶你心中的一切杂念,静静地翻开扉页,以假设坐在一条小溪旁边的姿态,开始阅读自序。
自序里说:长诗取名《紫姻缘》是因了有百合花的满庭芬芳,也有彼岸花一从一从的经年绽放,有些甜蜜,明媚,有些酸苦,黯……
这儿的百合花就是纯洁的两情相悦的爱情之花,有馨香馥郁的味道,有彼此忠诚和安抚的味道,也有白天剥离,夜晚团聚的味道。彼岸花就是离别里浸泡着苦楝子味道的爱情的殇的永不相见的花朵。
世间的彼岸随处可见,人与人的彼岸近在咫尺,即使是夫妻,是朋友,是闺蜜,这种花种植在两颗心的彼岸,互相排斥又互相吸引,互相抵触又互相接纳。
彼岸是要开花的,而且花朵两朵,各表一枝,一朵离别,一朵聚首。每一片花瓣都有古铜色的涟漪和复兴色的沧浪,有嫩黄色的亲吻,也有藏青色的剥离。花蕊美好,但心是黑色,花托结实,但迷途多劳。
爱情是百合的养殖她,是因了世间的美好里面往往看不透深渊,表面的繁华和姹紫嫣红的深度和广度始终覆盖了其间的潋滟琼浆。
自序,只是取了小溪里的一滴水加上一束野樱桃的香,香里再滴上几滴芝麻油或茶子油而不让原料粘锅。
长诗要执意宣判爱情的非爱寿命,也别担心,有聚有散,没有聚散的爱情就是一块石头,方圆和长短都已经固定的爱情是一种休眠的情调。
2016_04_26

时间:2016-06-08 21:18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有朋友说《紫姻缘》很甜蜜,拿起来就不舍得放下,必要放在枕头旁边,等每晚上床之后,急急地端起,又慢悠悠地翻开,一字一字地一行一行地,把整个心浸在词语或句子里,用以品尝里面香甜的味道和酸苦的味道,同时还要读出诗里面的荆棘和黄莲生姜滋味。等读到眼眸困得实在睁不开了才可睡去。

这些朋友,大凡是喜爱峨眉久了,又无缘相见,如今,见到峨眉的实体文字宛若见到峨眉的人。于是,他们想从字里行间读出峨眉本人的姿态出来(因为她不觉得这本书还可以让人如此尽心尽意地去读)而已。

又有朋友觉得《紫姻缘》太难读了,太长且不说,光是许多从未见过的比喻,一些有悖于事物常理的通感,排比都很难以获得拯救。

是的,这首诗很长很长,很苦涩很苦涩,但想想,一段爱情一段婚姻,如果让两句话就结束,那又怎么尝得出爱情和婚姻的味道?如果都是香甜如蜜,又怎有世上那么多的悲剧?

又确实,这部文字是一本很不好读的文字。说她是文字而不说是书或者长诗,是因为我觉得,这些文字里面含量粗糙,稚气,带有妄想姿态,又略略带有寒凉之气,又都每一个字都孤独地饱含着各种味道的混合体,比如悲伤,喜悦,缠绵,苦涩,香甜……既纷繁又复杂。不仅与人的真感情有比较蚀骨地贴近,又还有一股泥土的原始气息,同时,也混合着钢筋水泥的气质。

当然,我不敢说这些朋友与峨眉相隔遥远,也不敢说,在选择的时候,选择错了版本,更不敢说,这些文字的读法与一般大作的读法自然要不尽相同。

峨眉文字是从荆棘丛中走出来,又在种植过黄莲和生姜的土壤里浸染过并深深地带有这两种味道的植物。

读峨眉文字的时候,如若你的心是冰心玉壶的心,或者白雪皑皑的心,你便会读出“泉水叮咚怒秋风,三峡猿啼泪湿衫”,那便是算你走到了峨眉的灵魂深处去读到了峨眉灵异的部分;如若你是烟花三月或者炎夏骄阳的心,便会读得“死水微澜风不起,一池莲荷尽默然”,那就说明你选错了版本而荒芜了时光。

《紫姻缘》里的爱情,可能有粗糙部分,也可能有细腻部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需要的是相濡以沫,持久永恒,坦荡相依,荆棘互见……而里面的爱情恰好就违背了爱情的自然规律,放荡不羁。

是的,亲爱,如果世间里的爱情都可以用一种味道调配,那么,上帝赐予我们的就只有白色涟漪,如果可以用一种道具扮演爱情,那么爱情出殡那天,大家都可以穿上迷彩衣服来欢呼爱情的死亡。

没有悲欢离合,没有生离死别,就没有梁山伯,祝英台化蝶的悲剧,也没有罗密欧与朱丽叶颠沛流离的爱情故事。

爱情是一只聚光灯,又是一只闪光镜,她所折射出来的射线,是需要刺穿衣着铠甲的男女;爱情既是是一面凸透镜,又是一面凹透镜,既可以点燃万物,也可以毁灭万物。

我们游离在爱情幸福和不幸里,我们的身心是愉悦或者悲壮的,我们的神经系统所能解决的问题只有两个词语——快乐和悲伤。

之所以为爱情,那是要一个为爱一个为情,爱在前,情在后,有爱才有情。那么,根据相对论,有爱便有恨,也就说明所有爱情都同时携带着悲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