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 二十回 背水一战英雄讨债 功亏一篑釜底抽薪

  “你已经作践了,还说没这心?”胤礽冷笑一声说道:“你知不知道,我的师傅熊赐履也去世了!我就为这事去礼部一趟,迟来几步,你在这边就闹得人仰马翻!”

至于太子和郑春华偷情的事,邬思道正在跟老四、老十三一起喝酒呢,他怎么会知道太子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所以,邬思道让老四别去见太子,与太子跟郑春华偷情的事没关系。

问题:《雍正王朝》中为何康熙不同意十三阿哥协助追缴户部欠款?

  他信口雌黄,听得众人无不咧嘴儿笑,湖广提督“啪”地一拍大腿,皱眉说道:“胜读十年书!早听这几句话,我何至于借银子?”

图片 1

图片 2

  话音刚落,马国成便反唇相讥过来:“周旋?怎么周旋?找谁周旋?脱了裤子毬一根,也没得卖的!十三爷,马大炮不会说假话,原先跟图军门周军门打察哈尔,弄了些钱,早他娘抖落净了。您要不信,只管抄我的家,值钱家伙全充公,我要皱皱眉头,我娘做我没点灯”罗文偏过脸嗔道:“老马??这里不是你的军帐。斯文些儿!这成什么体统?”马国成是西征时康熙中营红衣大炮营管带,为人凶狠,打仗是个愣种,颇受康熙钟爱,因此骄纵得十分蛮横,听罗文说话,把翘起的二郎腿放下,瞪着眼道:“当着万岁爷我也是这话——我要有个好靠山,替我还钱,也知道体面。好嘛!人家那边刮地皮还钱,有的托门子找贝勒爷们势还,只倒霉了我们!”

太子胤礽与康熙帝嫔妃郑春华苟且被闲逛的康熙帝逮了个现行,太子胤礽溜之大吉,不知所踪,凌晨;十三阿哥胤祥也被圈禁,这是怎么了?

原来是这样的,清理亏空是四阿哥胤禛经办的,刚刚见成效,太子胤礽的一句宽限两年还清使四阿哥胤禛的清欠库银功亏一篑,此事就不了了之,四阿哥胤禛白忙活一场。

他已经知道了,在回京的路上就跟老十三胤祥说了:

  胤礽阴沉着脸站在当厅,没有理会胤祥的话,只冷冰冰扫了胤禛一眼,胤禛只略一欠身,摆了一下袍子,若无其事地盯着门口。胤礽越发来气,原地兜了两个圈子,径直向大堂公案居中而坐,压着火笑谓胤祥:“十三弟做事孟浪了!今儿这些将军都是万岁爷亲手调教了几十年的人,何至于不通情理?借债的事还该从容商议的。”胤禛见他不问情由先打胤祥五十板,觉得事已至此,不能不帮着顶一下这个太子,因欠身一笑,说道:“十三弟是鲁莽了些,但各位军门也太不赏脸。十三弟急不择路,您得鉴谅着些儿。”胤祥仿佛不胜燥热,拽了拽大襟,下着气说道:“太子爷,你刚来。我好话说了一车,各位大人一毛不拔,几乎没把户部大堂吵翻了!我原本是个愣头青儿,这事做过了头,差事办完,我逐人登门谢罪。只这点愚忠,可以上表天日,我要有半点作践别人的心,雷劈了我!”

图片 3

上图为《雍正王朝》剧照

  “去年过黄河滩,我买了一个驴肾!”坎儿认真地说道,“就着一个烧饼,坐在车后头,足足吃了半天,连午饭都省了!”

热河行宫,太子与郑春华私通,让康熙给撞见了,太子在何柱的呼喊下,逃走了,来找雍正。而这个时候,雍正与十三爷、邬思道在一起开心的饮酒,这时候李卫来报,说是太子要单独见雍正。

再回到大殿上,康熙帝显然也知道他们这些阿哥的心情,所以又提出了一个差事,谁能办好追缴户部欠款的事,谁加封亲王!

  “对诸位不住。”胤祥似笑不笑地仰着脸道:“不是我存心刻薄,是诸位装穷惹翻了神灵!哪一位吐的青菜豆腐,我愿作保,请万岁全免了他的欠逋”说着向胤禛挤挤眼,竟真的挨次去查看。

我觉得站在邬思道的角度看这个问题,他并不关心太子的死活。他是来辅佐老四的,所以要对老四负责。而老十三是老四的左膀右臂,也要尽力帮扶,不能让他踩空了。如果二人之中只能保一个人的时候,自然还是老四。

这句话跟邬思道说的如出一辙,老四胤禛马上就打定主意了,决定接下这个追缴户部欠款的差事:

  “连魏军门都逼死了,我们算什么?”

狗腿子李卫报:非要见四阿哥胤禛,何事?

大冷天的,四阿哥胤禛、十三阿哥胤祥、邬思道正在一起喝酒,邬思道听说太子胤礽非要见四阿哥胤禛,急了。

马上站立起来说道:

四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太子胤礽出事了,被废就在今夜,在此当口你们不易与他见面,现在此人是是非之人!

四阿哥胤禛说,不见他,他就在门房死等,岂不更加坏事。
十三阿哥胤祥说道,我去见他,只要四哥不被牵连,什么都好说!
图片 4

看看;这才是兄弟,就是十三阿哥胤祥与太子胤礽的这一次见面,招致了被康熙帝的囚禁,原因他是太子一党,协助太子胤礽谋反。

《雍正王朝》是清宫剧中为数不多的几部正剧之一。这部剧的主旨就是和官僚阶级斗争的一部戏。图片 5

  “还有内贼!”姚典一本正经说道:“仁义礼智信,五贼不除,发财势如登天。仁是首恶,心里存这个念头不得了,帮亲戚,助穷困,多少钱才够使?义,也万不可沾边:见义忘利,钱从哪里来?子曰礼尚往来,别人送你还,几时发财?比得上来而不往?还有那个智,也要不得,你聪明,求你办事的就多,只顾了办事,必定误了挣钱!信这个东西最可恶,一诺千金,得,一千两没了……所以呀,五个内贼也是非除不可!”众人听了不禁哄然叫妙,金陵副将马国成诨号“马大炮”,笑得前仰后合,捶着腿道:“妙极,不过我们读书太少,恐怕只有四爷十三爷将就着能除这内外十贼。”刘燮笑道:“说得好!只是啰嗦了些儿。提纲挈领说:不爱脸,不要名,不顾廉耻,不怕笑骂,到赵公元帅跟前许罗天大愿:终生不行一善,财源滚滚而来!”

回答:

一、

  “十三爷!”罗文笑道:“大理小理我们都明白,只你还是不晓得我们这些人,顶着封疆大吏的名头儿,起居八座,其实外强中干。那些不要脸赃官,借了银子卖实缺,逼死他们也是千该万该;外任官有老百姓刮,怎么也弄不穷他们;没差使的穷京官借债不多,冰敬炭敬填上也就差不多了。就苦了我们带兵的,除了饷银,一文外路银子也没。吃空额,喝兵血,我们坏不下这个良心。唉……孩生父母养,扒光衣服有什么将相乞丐?我们自己也是穿号褂子出来的,忍心从当兵的嘴里掏食儿替自己还债——我们难呐!”

康熙帝感觉到累了,要倒热河休闲一下,这就发生了太子胤礽的苟且之事。 图片 6

气的够呛的康熙帝回到了避暑山庄的“戒得居”,余气未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康熙帝要找太子胤礽问罪,可太子胤礽不知去向,紧接着又发生驻军提督“凌普”奉太子胤礽手谕率兵进驻山庄,康熙帝火了,他一生什么阵仗没见过,小小凌普的两千兵马算什么。

关键要找到失踪太子
原来太子胤礽被老爹康熙帝发现与郑春华一事败露,自知不妙,情急之下来到了自己的死党四阿哥胤禛府上求救。
图片 7

看到老四胤禛面露难色,邬思道担心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又补上一句:

  “如今真难为死人,老婆娃子都养不起,说出来丢朝廷的人!”

那邬思道为什么知道太子要被废,按道理说,这个时候,他应该不知道太子与郑春华的事情,也不知道十四爷伪造太子手谕的事情。

因为京城内的官员都知道这个差事非老四胤禛莫属,所以在他回来之前,听从老九胤禟的建议,摆下了酒席,希望通过喝酒堵住老四胤禛的嘴,追缴户部欠款之事能高抬贵手。

  胤禛听他说得诚挚,心里一阵发凉:这罗文虽是想顶债,话说的近情,因道:“罗文这话尚在情理。但据我想,何至于就穷到这地步?诸君,不要以为还债吃亏,接着就要清理吏治。有些人躲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比如追缴户部欠款事件,太子就是最大的欠债人。令康熙对他非常不满意;

我叫杨角风,换种视角解析《雍正王朝》,原创作品,不喜勿喷!

  胤祥听得眼中出火,沉思着看着胤禛,一笑说道:“说了这么长辰光,口渴了吧?——给大人们上茶”说着,看了眼坎儿狗儿。两人点头会意去了,不一时,一个提壶,一个抱碗,挨个儿给众人敬茶。将军们已经撩得起了叫苦的兴头,一边吃茶,一边七嘴八舌继续哭穷:“十三爷,您撂句话,只要叫喝兵血,帐立地就还!”

图片 8

其实不光他们不自在,老十三胤祥心中也是酸酸的,好歹也是一起去南方赈灾,怎么只赏了老四胤禛?

  “四爷明签”罗文身后坐的叫陶三畏,却是广东提督。嗫嚅了一下,苦笑道:“玉泉山水最好,远水不解近渴。俸银够花,谁肯掰屁股招风借钱?我们识字儿少,写奏章、下文书往来行文,得请不少师爷、书办,都得从俸银里出。带兵的都知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哪个不爱兵如命,敢扣人家的饷?积欠这么多年,一下子还清,真难为我们。四爷十三爷宽限我们一年半载,容我们周旋一下,就是体恤下情了!”

为什么太子要来见雍正,很有可能太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六神无主,也不知道找谁商量,所以就找雍正来商量了,而且太子还说,如果今天见不着,明天就见不着面了。

这件得罪人的差事最终落到了胤禛头上,胤禛领旨时举荐十三阿哥胤祥一起协同办理此案,但被康熙拒绝了。图片 9

  “哇!”

这就是政治啊。没有亲情,只有利益……

二是保护老四胤禛,要做真正的孤臣,就在于这个“孤”,既然是“孤”,就只能有一个,再出来一个皇子协助,这就失去了孤臣的意义。如果追缴欠款成功了的话,康熙帝该奖励哪个呢?

  你写个折子放这,一体奏明圣上。圣上免了你的,是你的造化,圣上说不减免,自有老人家的章程——你们说如何?”

还比如秋猎的赏赐,也就是那柄如意,明明是王公送给太子的,但是康熙却把如意当做了秋猎的赏赐,最后给了弘历。

“一人为公,两人为党”,康熙此时需要的是一个实干的人。

图片 10
康熙帝后期大清王朝是处于假繁荣的局面。国库空虚,贪污腐败,土地兼并,党派之争等各种问题威胁着清廷的统治。康熙皇帝急切的需要一位有能力,有魄力的实干家去解决这些问题。

而这些问题一旦和党派之争牵扯起来,那永远也解决不了。若安排老四一人去干那是为朝廷效力,与党派无关;若安排老四和老十三两人去干,那就形成了党派,性质就变了,在别人眼中就成了为党派某利益,难免会遭到其它党派的明枪暗箭,受到党派之争的掣肘,差事肯定不会办好。

回答:

不请自来,分享一下浅见,欢迎拍砖。

康熙帝作为清朝非常有做为的皇帝,无愧于“圣明烛照,洞若观火”的评价,确实有洞察世事和人心的高超能力。

康熙之所以不让十三爷配合四爷去清理户部欠款,我想应该从以下两点分析。

一者要历练四爷的目的。清理户部欠款是一项得罪群臣才能推动的工作,康熙选择了四爷就是要考研锻炼他,因为以后做皇上正是要以一人御群臣御万万人,正如康熙对胤禛说的“我就是要你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孤臣”,正是体现了这个心思。

二者十三爷不适合这项工作。十三爷是一个救人于危难之中的性格,从他帮助“魏东亭”老臣就可以看出来,而追讨户部欠款需要的是冷面冷心,不适合十三爷的热心肠。让十三爷去发挥不仅不了正面作用,反倒可能在其与四爷之间形成隔阂,影响二人之间的感情和今后的合作。

三者要通过追讨户部欠款树立胤禛的威信。追讨欠款虽然得罪人,但也是在群臣中树立威信,为其做皇帝做好铺垫的一项重要任务,也可以说有利有弊。其他皇子没有这种经历,也坐不稳皇帝这个宝座。十三爷不让他参与,估计也不想让他分四爷的威。

其实剧情走到这一步,已经很明朗了,康熙心里已经笃定是选择四爷继位了。太子胤礽已经彻底凉了,因为这项工作最合适的就是太子去干而没有选他,也说明了这一问题。

  “你是怎么撒的?”坎儿转脸问道。狗儿笑道:“我也坐在车后头,我捏捏流些(刘燮),再捏捏再流些……”

回答:

康熙帝说了问题的关键:

  胤祥一一分派了,看着狗儿坎儿笑道:“十三爷顾不到你们,你们是四爷的人,还回四爷府——我已经跟直隶总督衙门、步军统领衙门和善扑营老赵那里打过招呼。缺,都给你们空着,一去就补。只一条,别逢人吹嘘是我给的。咱们差使办砸了,没这份体面”说罢仰着脸,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抬脚就走。

雍正打算出去见太子,这时候邬思道说了声:慢,然后对雍正和十三爷说,太子现在是是非之人,你们两个都不要见他,十三爷就很纳闷地说:我们为什么不能见?

“这不还没回来,不顺心的差使在等着了!”

  胤禛点点头,泰然自若地坐了,众人方回过神来,纷纷起身请安,在这位冷面冷心的王爷面前,即便马大炮、贵州将军罗文这些骄悍的老军务,也变得循规蹈矩,不敢放肆了。

问题:《雍正王朝》在热河行宫,邬思道的哪一件事阻止了四阿哥胤禛躲过一场劫难?

要正是由于康熙帝不同意老十三胤祥参与追缴户部欠款一事,所以老四胤禛临时改变了策略,没有听从邬思道给他分析的三类人哪些可追,哪些可放缓。

  胤祥说着,从书架上取下一个木匣子,打开了,里头是厚厚一叠札子,上头盖着兵部的关防,“扑”地吹去上头的浮尘,自失地一笑,说道:“可谓有备而无患!这是去年从兵部弄来的六品武官任书。都是京畿驻防,说不上肥缺,也算上等差份……”

十三爷就去见了太子,两个人在一起聊了很久,而这个时候,十四爷伪造太子的笔迹,下了一道手谕,让凌普率两千人马入驻热河行宫,而此时十三爷又和太子在一起。

雍正在圆满完成江南筹款赈灾的差事以后,解决了国家面临存亡危机的一个大难题。康熙内心对其相当认可,他的能力和干练值得赞扬。康熙在面见太子和几位重臣时,故意提到胤禛在江南的表现,康熙不表态太子的看法,太子胤礽没有揣摩到康熙的心思,竟然说“胤禛的手段狠了点儿”,康熙一听满不是味儿,就转移话题说“天津进贡的沙琪玛味道不错”。

康熙这句文不对题的接茬其实就是委婉的把太子的观点顶了回去。本来指望你做太子的能够夸奖一下你的拥护者老四胤禛,没想到你内心还对他的做法不认可,可见太子的能力不行,而他的心胸更是不够。

所以胤禛的江南筹款就在康熙心中为自己加分不少,但是朝堂之中,特别是八爷党,对其满是嫉妒。

接着朝廷又面临着户部欠款之事,这也是极为棘手的问题,因为户部的欠款已经高达近一千二百万两,这个差事实在太过严重,没人敢于接手这么个烫山芋,毕竟干这个差事需要能力和狠劲。

而邬先生分析,这个差事并没有想象中难,只是针对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策略罢了。于是,邬先生让四爷一定要接下这个差事,哪怕没有任何的赏赐,这个差事一定要接,因为可以解决国家难疾,又可以趁热打铁,大大的提升在康熙心目中的地位。

四爷胤禛接受邬先生的建议,接下这个差事,并且提出十三爷协助自己,没想到的是,康熙竟然一口回绝。

图片 11

  众人没有回过神来,狗儿也有了,笑道:“要这么说,我还有个省钱办法:不管吃的喝的,慢着点往外撒。我一泡尿就撒了四十里!”

邬思道说:太子被废就在当前,而现在情况很不明朗,你们万万不可跟他见面,否则是要受到牵连的。雍正说:可是,如果我不去见他,他就这么一直在这里,那岂不是更要坏事。

这时候的邬思道其实是比较失望的,因为他摸不透老四胤禛的想法。而老四胤禛之所以打断了对话,也是因为他也需要好好思考一番,明天到底该怎么跟康熙帝讲?

  “……还不起啊!”

再比如每年的秋猎,往年都是由太子负责接待蒙古王公,今年却该换成老八了。

“因为朕想让你做一个真正的孤臣!”

  一时间大厅里开闸放水般呕泻狼藉,说不尽腌臜龌龊恶臭不堪,把个户部华堂翻做呕吐道场。胤禛先是一怔,旋即便明白这是胤祥和狗儿坎儿做局,心下不禁一惊,皱紧了眉头思量如何收场。

其实,在张五哥的刑部案件里,他就知道太子很有可能被废,所以才力劝雍正不要接这个差事,当雍正要去接这个差事的时候,邬思道还生气的认为雍正言不听,计不从,想要离开。

图片 12

  “你站过一边!”胤礽专横地断喝一声,“下去再和你理论!”

回答:

三、

  “不瞒十三爷,我早饭还是趁到人家去吃的……”

这件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太子连夜有急事要找老四面谈,但被邬思道阻止了。邬思道说现在太子的处境很微妙,说不定被废就在此时。谁都不宜见他。

“朕这么多儿子,就没有一个愿意承担追款的差使!”

  “老揆说——”姚典喝了一口茶,“要发财先治外贼再治内贼。外贼有五——眼耳鼻舌身——眼,这个东西贱,爱看美女,要金屋藏娇,就把银子糟蹋了,难道娶个无盐女,就不能过夜?再说耳朵,这玩艺儿爱听曲子音乐,就得花钱买戏子,其实烦了,上山听秧歌乱弹也满将就;就说鼻子吧,天生的喜欢香味,买香笼宝鼎,花钱不花钱?其实人啊,你躺在马圈里,也就没这想头了。还有舌头,偏生的喜欢好味道,我见人家穷人吃观音土,那真一文不花!至于身子,更是费钱的料,夏天要细葛,冬天要棉袍,你穿得再好,不过便宜了别人,叫别人看看罢了,其实遵黄帝古训,弄点子树叶穿穿,编个草圈子戴戴,看能省下多少?”

我的分析:

如果不是邬思道的一句话阻拦四阿哥胤禛,作为太子胤礽的追随者,四阿哥胤禛定会与太子胤礽见面,那么后果是什么?

十三阿哥胤祥与太子胤礽见面被囚禁,如果四阿哥胤禛与太子胤礽见面会被康熙老爷子如何处罚,在未来的皇帝继承人当中会出现这位“雍正皇帝”吗?

图片 13

我这也是根据电视剧《雍正王朝》的剧情的一种假设分析,实际历史究竟是什么情况没有真实资料考证!(图片来自影视资料)
图片 14

请关注头条号《日尧居k古史》本文属于作者邸晓居原创作品,未经允许不得私自转载、否则后果自负!欢迎网友一起互动评论留言!

回答:

谢@日尧居k古史 相邀!

太子胤礽胆子太大了,大到竟敢和自己的庶母发生了苟且,却忘了人生还有诗和远方。

太子胤礽太倒霉了,老八党竟然伪造了他的书信,调动了提督凌普的两千兵马意图逼宫。

胤礽非常懊恼,私情被康老爷子抓个现行也就算了,这调动兵马不是开玩笑的。他清楚这是有人耐不住寂寞了,真正的拔刀相向了。
图片 15
他犹如热锅上的蚂蚁,需要找人商量,需要有人为他分担。但是能为他出头的,肯为他出头的,恐怕也就只有老四胤禛、老十三胤祥了。

可他想不到的是,邬思道成功的阻止了胤禛躲过了一场劫难,胤祥却被关进了宗人府大牢!

邬思道就是鬼才,他正和胤禛、胤祥喝酒,得知太子急着要见胤禛,心中就清楚了太子怕是不保了,所以他极力反对见胤礽。

你们谁都不能见他,他的被废就在眼前!

可以说邬思道这句话的威慑力很重的,直击胤禛的心脏!

所以胤禛才会说了一句:不见他,他就在门房死等,岂不更加坏事。
图片 16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胤禛已经想到了如果胤礽真的被废,自己就有机会搏一搏储君之位了。

知胤禛者,胤祥也!

正因为如此,十三阿哥胤祥才甘愿为胤禛出面去见太子,只为自己的四哥能够冲击皇位。

也许就在这一刻,胤祥真正意识到太子胤礽恐怕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了。

当然,真正的历史没有这样惊心动魄,康老爷子的虎须,在他活着的时候,还是没有人敢捋的!

图片 17

回答:

太子党与八爷党两家独大,四爷和十三爷名义上依附太子,暗地里却有自己的心思。

图片 18
彼时四爷和十三爷刚办完黄河水患的差事,正值春风得意,四爷更是被封为雍郡王。

追缴户部欠款的差事虽说得罪人,但同时也能立威。康熙皇帝亲口承诺诸子,谁能办好便封为亲王。

老四和老十三向来关系亲近,如若继续安排两人的组合来办理此事,事成之后两人加官进爵,威信甚大,群臣必定纷纷依附。无异于康熙亲手扶植了另一个强大的党派,别忘记还有老十三在军中的影响,康熙能不忌惮吗?他才不会这样做。

  刘燮就坐在姚典身边,笑得眯缝着眼,前额油亮亮的,酒坛子似的放着光,调侃道:“怪不得揆叙那么阔,敢情有窍门儿。说说看!”

《雍正王朝》在热河行宫,胤禛在高人指点下成功躲过了无妄之灾

康熙末年,在经历了刑场换死囚案的案件审结和热河猎场上弘历的精彩表现等几件事后,康熙心目中的继位人选已经悄悄的发生了改变,此时胤礽已基本被排除掉了,胤禛正越来越接近这个位置,但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随着即将到来的太子被废,胤禛也面临了一场足以毁灭前程的弥天大祸。
图片 19

经过刑场换死囚一案,太子虽然没有直接被废,但已无法正常履行职责,其手下多名亲信也或罢官或降职,太子一党受到重创,眼见三十多年的太子已朝不保夕,行将被废。此时的胤礽心灰意冷,已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只是自暴自弃,更加疯狂的与康熙的宠妃春华偷情,往往是通宵达旦,不知避讳。终于有一天被来鹿苑闲逛的康熙撞破,康熙从门外把风的人是太子手下的和仲,而屋内唱歌的是自己的嫔妃春华几件事中明白了是太子胤礽和春华在做苟且之事,顿时如遭重击,瘫倒在地。但事已至此,此时如果声张开来,不仅皇家威望蒙羞,自己又要怎样处置太子,胤礽能担得起这个罪名吗?思前想后,英雄神武,纵横驰骋了一生的康熙也只能命手下扶朕回去。
图片 20

太子得知康熙刚刚离去的消息后惊慌失措,立即丢下春华跑到胤禛的住处寻求帮助,正巧胤禛与十三弟胤祥和乌先生在一起,胤禛听闻奏报便起身意欲去见太子,一旁的乌先生及时制止了他,按乌先生的分析,才刚经过换死囚一案的太子已经是一个祸源,是一个是非之人,已有夺嫡之志的胤禛应该远离此人,免招是非,被人归为太子一党,况且胤礽深夜来访,神色匆忙,必然是有大事即将发生,此时胤禛如果贸然去见太子,与太子纠缠不清,不啻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徒然沾惹上一身的是非,断送掉已经取得的大好局面,再也上位无望了,本来就心思缜密的胤禛当然是一点就透,不过现在太子已经到自己的住处了,该怎么打发他呢?胤祥自告奋勇,主动请缨去见太子,保护太子安全回到其住所,并一直陪伴着太子,防止他发生意外。
图片 21

应该说乌先生关于形势的分析极为透彻,对于大局的把控也极为精准,后来的太子被废,胤祥受到牵连而被圈禁也直接证明了乌先生的独具慧眼和神机妙算,如果胤禛当时没有听从乌先生的安排去见了太子,在八爷党别有用心的栽赃陷害下也必将被视为太子一党,受到牵连事小,他的夺嫡大业必然是功亏一篑,功败垂成了。

回答:

文/酒翁(更多精彩请点击关注)

从之后的情况来看,题主提到的背景刚好发生了两件大事情,一是太子第一次被废,二是十三爷胤祥不明不白的被康熙幽禁起来,且时间长达十年之久。

那为什么会发生上述两件事情呢?

年事已高的康熙决定放下京城的繁琐事情,去到热河行宫放松放松,于是带上太子以及后宫佳丽一起,浩浩荡荡一行人来到了热河行宫。

图片 22

可就在这热河行宫,太子竟与康熙的后宫嫔妃郑春华发生了乱伦事件,而且,撞见此事正是康熙自己,被房间里太子和郑春华两人之间的行为气的半死的康熙,扬言要将这逆子和这贱蹄子立马问罪,可谁曾想,就在康熙被人扶走之时,太子早已溜之大吉,不知去向。星夜回京的太子六神无主,心知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无路可去的他,决定到四爷府上找胤禛好好聊聊,寻求方法。

而非常巧合的是,当时胤禛刚好和胤祥以及邬思道一起喝酒聊天,门卫看到太子登门后,立即跑回里屋向胤禛通报,还没等胤禛反应过来,邬思道立马说道:太子爷不是随皇帝去热河行宫了吗?怎么会这么晚突然出现在四爷府上呢?肯定是出什么大事儿了,而此时倘若四爷出去与太子爷见面,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登门拜访的是太子爷,不是平常小官小吏,并不会因为胤禛的不见,太子爷而离开,此时此刻,胤禛越是不见,太子爷就会在门房上一直等下去,这样下去,一样容易出事儿。

图片 23

说到这儿,胤祥说话了:既然四哥不方便出去,那我出去见一见太子爷吧,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够让堂堂太子爷从热河行宫连夜登门拜访。面对当时的情况,也只有胤祥出去是最佳的方案了。

可正是因为胤祥与太子爷的这次见面,导致康熙下旨将胤祥幽禁在养蜂夹道。

综上,回到问题,从结果往前来看,正是因为邬思道的出面阻拦,胤禛没有与太子爷碰面,逃过了一劫,倘若当时出去的是胤禛,那不仅九子夺嫡的走向会变,大清国未来的走向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谢谢大家,我是酒翁,希望我的回答你们会喜欢~

回答:

从真实历史来判断个人觉得无论是太子还是老八当道都比雍正好,雍正心胸狭隘,急功近利,虽勤勉但是封闭,清朝后期堕落是自雍正起。太子和老八就比较开明,设想开明民主,他们输就输在开明不腹黑,设想如果是开明君主当道,会不会君主立宪制呢?

回答:

阻止,,,,躲过了劫难,这参谋是神助攻,不想活了?

为何胤祥参与江南赈灾,却没有升为郡王?

胤祥是个带兵打仗出身的阿哥,在军中的影响力非常大,即使被圈禁十年,到了拱卫京城的丰台大营,一出手就把兵权搞定了。军政分开,在政治中胤祥如果也获得了极大的功勋,则恐有萧墙之祸。

图片 24

  一语未终,已是惹得众人哄堂大笑。马大炮手舞足蹈,杯中的茶水都溅出来:“咬点?流些!哈哈哈哈……姚大人和刘大人家中必定金山银海!借兄弟几万中不?嗬嗬嗬……”姚典和刘燮两个人在这起子狂笑的将军中尴尬得满脸通红,想想这两个小鬼头都是胤禛的人,又不好发作,只拧着脸干笑。

这个时候,十三爷说:好了,让我去见太子吧。雍正刚好阻拦,邬思道说:这样好,让十三爷代替雍正出去见一下,然后交待十三爷,对太子不要太实在。十三爷说:没什么的,只要四哥没事,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三是保护老十三胤祥,毕竟他号称“侠王”,即使康熙帝不同意他参与,他还是替魏东亭出头,要求见老四胤禛,而老四胤禛硬是没有见他。如果让他也参与追缴户部欠款,以他的性格,还不知道会捅出什么篓子来!

  熊赐履是顺治年间进士,自康熙八年入阁为相,与明珠、索额图并为上书房大臣,是熙朝仅存孑遗的两朝元勋。胤禛听得心里一凉,太子要把这也归咎于清理亏空?因在旁皱眉说道:“据我所知,熊赐履并不亏欠国债。就是魏东亭,病了十几年的人,去世也是常情。太子,这些事与清债无关的,不要错怪了老十三。”

图片 25

可惜他们连下的三道陷阱都被老四胤禛躲过去了,等大太监李德全把他俩引到御膳房时,他们才舒了一口气,好险,好险!

  刘典便乘机打太平拳,笑道:“别说这些寒碜话,你吃豆腐青菜?”

而雍正用了法子让自己得了重感冒,才接不了这个差事,而由八爷接了去,邬思道之所以让雍正不要接这个差事,主要原因就是让雍正不要成为废掉太子的人,而太子那样说明天就见不着了,邬思道就猜出太子今天又做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了,必然是要被废的。

“我打小就习惯了,我呀,只要干得顺心,别的也无所谓了。”

  胤祥赌气回到签押房,要召集清帐的人说话,却一个也不见,因见狗儿站在门口,便问道:“人都死到哪里了?”

————————分割线————————

康熙为何不答允胤祥协同办理户部欠款一事?

康熙早在朝堂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承诺:谁若完成此事,就加封其为亲王。

虽然此事十分棘手,但万一办成,康熙金口玉言恐怕也得加封胤祥为亲王,到时候岂不是骑虎难下。

图片 26

再者胤祥的人物性格是一个“侠”字,为人处世随心所欲但求无愧于心,容易意气用事,这样的性格在政治斗争中就很容易被利用。

倘若胤祥也参与追缴户部欠款,大臣们虽不会去找胤禛,但一定会去找胤祥。而胤祥凭着往日的情分,也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凭他的性格,隆科多找上门来,还不是“咱俩从战场上一块滚出来的情分,索性给你免了吧”,就了结了。反而会影响胤禛处事。

图片 27

最关键的一点,邬思道能看出“此事不易办成(办不成)”,康熙难道就不知道,只不过想通过这件事考察一下胤禛有没有做“真正的孤臣”的心,因此参与人自然越少越好。

让胤祥隔岸观火,免于斗争,将来还能继续跟这个“四哥”并肩作战。

回答:

这个问题关系到整部《雍正王朝》的主题。《雍正王朝》这部电视剧的所有情节都围绕着一个主题:皇权与官僚阶级的斗争。

在封建社会,皇帝和官僚虽然都是统治阶级,共同剥削劳动人民,但是他们的利益并不总是一致的。对于一个明智的皇帝来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能把劳动人民剥削得太狠了,只有国家安定,自己的皇位才能长久传下去;但对于很多官僚来说,国家治理得再好都是皇帝的,只有捞到手中的钱才是自己的。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明亡之前,崇祯皇帝希望百官捐钱作为军饷,以打败农民起义军。但是百官一个个一毛不拔,不愿出钱,因为对他们而言,就算国家亡了,自己一样能做个富翁。

所以皇帝一方面要利用、依靠官僚阶层统治、剥削百姓,一方面又要打压官僚阶层,防止他们剥削得太狠,失去民心。

具体到《雍正王朝》这部电视剧里,从一开始的赈灾、追比欠款,到雍正登基后推行新政,种种剧情无不是皇帝在打压官僚阶层。图片 28

康熙晚年吏治腐败,国库空虚,这一切都是因为康熙过于宽仁、放纵。户部欠款案集中体现了官员们的贪婪和放肆,很多官员哪怕不穷,也纷纷到户部借款,有的借钱去放高利贷,这就是公开的贪污腐败。

经过黄河大水,康熙已经认识到了自己执政的弊端。所以康熙希望能有一个皇子出来打压官僚阶级,而这是一个得罪人的事情,愿意这么做的人必须有当“孤臣”的决心。

康熙勉励胤禛做孤臣,就是希望他能和官僚阶级划清界限。康熙显然已经对做了几十年太子的胤礽有所不满,看出他不是有魄力和官僚阶级斗争的人,所以康熙现在开始考察胤禛。图片 29

康熙让胤禛去追比欠款,就是在观察他,看他是否真的能得罪所有的官员,不在乎自己的名声。

十三阿哥胤祥一向任侠仗义,是个十分讲义气的人。剧中,魏东亭欠了钱跑去找胤祥,胤祥一听,二话不说就去找胤禛求情。可以想象,如果胤祥和胤禛一起追比欠款,那么胤禛无法真正同百官划清界限,无法真正做一个孤臣,而追比欠款的差事也将因为胤祥的仗义而失败。古话说得好:“义不掌财”,所以胤祥不适合去追比欠款。图片 30

康熙还有另一层用意。如果胤禛真的是个孤家寡人,遭到百官的一致反对,那么就算康熙传位给胤禛,他也坐不稳皇位。所以康熙需要再胤禛和百官之间设置一个缓冲,而胤祥就是这个缓冲,他一方面和胤禛关系极好,一方面人缘又好。如果胤禛真的登基,那胤祥就是润滑剂,保证国家能平稳运转。所以,康熙不能让胤祥去做追比欠款这种得罪人的差事。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士常斋”,阅读更多有趣文章。

回答:

图片 31
康熙之所以如此做,一是想让老四当真正的孤臣,意思我保定你了。二是为了平衡之道,老十三本来在军方就拥有深厚的影响力,不宜在政治上立功。三是老十三乃是性情中人,容易被人利用,坏了老四的事情。也有可能被老四利用结为新的党派,有如八爷党威胁到皇权一般。

晚年的康熙想必是很痛苦的,吏治腐败国库空虚,所谓康熙盛世之下危机重重。太子无能,老八不干实事,皇子之间表面和气,背后却拉帮结派勾心斗角,一次江南赈灾就将这个表面盛世和诸皇子之间的和谐彻底打破。

在这个一团糟的时刻身为太子一党的老四胤禛异军突起。(来自宋安之独家原创)一针见血的指出国库空虚,并且拿出了相应的解决办法。

晚年的康熙对于亲情还是看重的,无奈皇子之间内斗的是乌烟瘴气。看见老四有办实事的意思,就让他和老十三负责江南赈灾,结果老四顺利完成,交给康熙一份满意的答案。

渡过江南赈灾的危机以后,康熙面对国库的空虚,自然后怕不已。所以就下令要选出一位皇子负责追缴户部欠款。追缴户部欠款是得罪百官的事情,因此老八不怀好意的举荐老四负责,没脑子的太子想着自己人追缴户部欠款方便自己还款,也举荐了老四。

完成江南赈灾任务还没回来的老四就接下了第二件差事,老四素来与老十三亲近,虽然两人同为太子一党,但彼此关系亲密远在太子之上,老四这次还想叫上老十三同他一起办差,康熙却基于各种考虑拒绝了老四。

具体有以下三点,宋安之来为大家一一道来!

图片 32
一、使老四成为真正的孤臣

康熙在老四接下这个差事以后,特意强调过要让他当一个真正的孤臣。

其言下之意就是你好好干,孤臣的靠山就是你老子我,我会保护好你的!

毕竟追缴国库欠款涉及到百官,牵扯到诸位皇子。太得罪人了,即使老四是皇帝亲子也是处于风口浪尖,很是危险,所以康熙自然是通过这种方式向老四表达出保他的意思,放手去干就好。

二、平衡之道

在雍正王朝世界中,老十三的设定是少年时就在边疆领兵作战过。(来自宋安之独家原创)所以在军方拥有深厚的影响力,旧部不少,像御前侍卫领班图里堔还有隆科多都是老十三曾经的部下,可见老十三的恐怖之处。

而且老十三的母亲出自蒙古,他的外公是喀尔喀大汗,身份比较敏感。

有鉴于此,康熙并没有让老十三与老四一起处理追缴国库欠款之事,因为老十三军方影响够大了,不宜再在政治上立功有影响了,那样威胁太大。

所以江南赈灾完成以后,康熙就没有对老十三有任何封赏,这次更不会让老十三去负责此事。

图片 33
三、老十三性格弱点

老十三乃是一代侠王,是性情中人。如果在江湖中行走,肯定是受人敬仰的大侠。

但在诡谲多变的朝堂之上,老十三这种性格容易被人利用,是一个致命弱点。康熙害怕老十三被人利用会坏了老四的事情,弄巧成拙的。

而且康熙好不容易觉得老四有可用之才,自然不想再看见老四最后像老八那样拉拢人心成立八爷党来威胁皇权。所以康熙想要把老四培养成孤臣,说白了就是把老四拉拢到他这个最大的皇帝身边。

同时为了保险起见,只能刻意压制老十三。免得老十三势大以后,被老四利用结成新的党派,使诸皇子勾心斗角的局势进一步恶化。

康熙坐了六十一年的皇位,没有那么简单,不只是要管理泱泱大国,驾驭群臣。还要面对一群如狼似虎的亲儿子,好不容易发现一个老四可以重用,自然是权衡利弊,来达到自己想要的局面,这些背后的深意,现在看懂了吧?

第66期雍正王朝分析到此为止!下期再见!

谢谢观看,欢迎吐槽、点赞、关注~
图片 34

回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