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歌《在孩子的手里,长成大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蓝蓝,祖籍河南,生于山东烟台。出版有诗集《含笑终生》《情歌》《内心生活》《睡梦睡梦》《诗篇》《从这里,到这里》《一切的理由》《唱吧,悲伤》《世界的渡口》《从缪斯山谷归来》、中英文双语诗集《身体里的峡谷》《钉子》、俄语诗集《歌声之杯》;出版童诗集《诗人与小树》;
出版散文随笔集六部,出版童话集五部,出版童话评论集《童话里的世界》等。

主题:《现代诗的表达方式》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在重症监护室外

主讲:女诗人-蓝蓝

《在孩子的手里,长成大人》

相比喜爱抄小路的人们

时间:7月2日下午3-5点

文/鹰眼

开辟大道者更充满欢喜

地点:上苑艺术馆图书馆

在孩子的手里,长成大人。多少日夜,

在此意义上,应重新定义孤独

组织:程小蓓

站在高高的雪地

有歌者言:孤独是可耻的

参加人员: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及诗人

凝望梅枝

深陷病榻的人对此深有体会——

女诗人-蓝蓝简介:

希望融化雪花的小径

雪白的病房

1967年12月出生于山东烟台大沙埠,后随父母到河南,在山东和河南的农村度过童年,1988年大学毕业,迄今出版有诗集《含笑终生》、《情歌》、《内心生活》、《睡梦睡梦》、《诗篇》五部,出版散文集五部,出版长篇童话和童话集五部,现供职于河南文学院。

能带领我,蜕化高大的身躯

宛如人性的底部,亦如

蓝蓝是一位对事物保持温度和敏感力的诗人,她的诗歌呈现出宽阔的视野、奇异的想象、朴素的美感和丰盈的生命力。在这迅疾变化和充满诱惑的时代,蓝蓝忧伤的叹息、感恩的赞美和不灭的童心让我们葆有一种不曾放弃的品质;她节制的表达、人性的追问和深入的思索给我们带来勇气和力量。

赤裸裸的性情

它光辉的巅峰:

诗人的工作

支撑不起这雪雕一样的成人

命运抡圆了它的铁锤

一整夜,铁匠铺里的火

让我们回去——

锻打在情感的砧子上

呼呼燃烧着。

.

无论男女老幼

影子抡圆胳膊,把那人

这不可能!农庄已长满嫩绿,而我们

引颈就戮的勇气

一寸一寸砸进

与金黄的稻谷有同样的路

消解了多少豪言壮语

铁砧的沉默。

坐着粮车

它不过就是一只手的温暖

2005年12月

爷爷或者父亲,拉着我们的手

一杯茶,或一声应答

真 实

向远方寻求

这微神眷顾的大道

死人知道我们的谎言。在清晨

.

正是世界诞生的理由

林间的鸟知道风。

在镰刀的锋芒里倒下一扎禾秆。背影就

庄蹻之征

果实知道大地之血的灌溉

这样弯了,倒下。深沉的土

没有积雪。没有寒鸦在枯树上呱噪。

哭声知道高脚杯的体面。

闪烁的星空渐渐模糊

没有搜集民歌的木铎声响在街巷。

喉咙间的石头意味着亡灵在场

我们忙碌。无暇细数南方的格子,

是他将这一切带来——用书卷

喝下它!猛兽的车轮需要它的润滑

有几个属于过去

话语,以及兵骑。

碾碎人,以及牙齿企图说出的真实。

.

他是王:一面猎猎征旗上有他的

世界在盲人脑袋的裂口里扭动

每日面临时光的劫匪

名字。他也是楚王的奴隶

黑暗从那里来

抢夺容器里的水。一直下降的诱惑

统帅大军的武臣。而我就是

2007年 北京

空洞里我们填充爱的物质和精神

这疲惫队伍中的唯命是从的一个。

编辑:admin

掏空心思

我带着楚地的稻种,站在荞麦花丛中

所有桌子椅子倒过来,

我将用箭和戟获得这里闪烁银光的锡

我们轻轻举一下脚,就踩到了天上的风筝

以增加权柄的硬度。

图片 4

——谁是主人?

《在晋中师院的一次公益活动》

麾下如蚁的百姓,战战兢兢的蛮人

文/何拦伟

弯腰将烛火奉上,就在

这一天,我背对夕阳

我的脚下。但我的甲胄就要被

北风呼号着

此地的布衣替代,因为秦王阔大的衣袍

一颗心,余温尚在

罩住了巴蜀的山水。

.

马鹿洞

这一天,我的诗集

他永远跑不过一只鹿,但他的石块可以

从我手中一本本地离开

他的陷阱也可以。山洞里的火神

它们相继确定自己的落点

庇护这些时日:

.

在雨季,在天冷的时候。

校园里,桃树底

他的头盖骨厚七毫米,但有一天

身着红衣的女孩们,羞涩地说出

它被尖利的石棒刺穿。

一种溢满心头的热爱

新来的强盗们绑上藤条,挂起来——

.

那是最早的灯碗。烧吧,亮起来

我坚信她们一定是看到了什么

他们说弱肉强食就是丛林法则

比如诗歌,比如花朵

而他那钻了细孔的颅骨万年后被找到

又比如大山深处的儿童们

那些异族人,南威尔士人后裔

.

则可提供一份研究伟大人类行为的例证。

他们的未来

光与灯

正从我们的手里,一层层地叠高

没有人能走出一支箭的射程,

一步步地升起

——除了光。

图片 5

微弱的灯火,愿你保佑

《诗两首》

幽暗潮湿的矿洞。

文/鹿深

春窗曙灭九微火,九微片片飞花琐。

1.星

——武帝的九枝灯,愿你保佑

天边的星星沉睡了,

烧制兽头的陶工。

于是――

和诗人一样,帝王的夙愿也关涉时间

坠落,落入银霜。

诗人重构时间,帝王梦想万岁

.

光改变空间,青铜替换了陶土

落入牧羊姑娘――

——大地浸透了人的血肉。

每一个眼神燃烧的光芒。

灯 语

.

索玛已红了,荞麦又黄了

数着星星入眠的孩子,

今年的竹子青青,阿惹妞;

今夜――

洞子的嘴张着,吞下了阿皮和阿普

不再随着月色流浪。

砧子上,青铜的双臂敲好了。

.

我看不见这一切,我听到

灯还在盛放着,

旋律和节奏,比枪炮声微弱

倒映,倒映年轻时――

却从未停止——

每一张被烛火照的通红通红的脸庞。

草丛里虫儿热情的颤抖。

.

光芒,伟大的耕耘者

2.暮

你是我最初的诞生和最终的掩埋。

孤独葬吟了夜,

在废弃的矿洞,人类的历史被野草收回

永恒的暮,

墓穴里,跪下的双膝再也没有伸直。

与昼诀别。

说书人遗漏了宫殿中的灯盏

.

在未来空旷的博物馆玻璃橱内

琥珀里的时间,

那是尚未完全氧化的一件物证

晦暗中的火,

是史书上一片沉寂的废墟。

掩藏对月的轻蔑。

沉 睡

.

睡吧,停留梦中——

是谁吞噬了黑色墓碑,

别去猜马查多的谜语

抑或,黎明前的最后迷迭,

这个西班牙人研究过生活与做梦的关系

盗暮者。

最重要的是看见那并不真实的东西

这夜晚的唯一文字:

哦——忘记醒来这个词。

仓颉。

睡吧——棺椁已被撬开

图片 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