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学》汉文版2019年2期|阿尔泰:心灵之光

图片 1

是谁,三千繁华,入你眉心;是谁,青山如墨,素以白发;是谁,执意伤你,刻骨铭心。是谁温暖了谁的岁月,又是谁惊艳了谁的光芒,是谁打破的梦?相思眷念,为你书写一纸信笺。唯愿,经去流年,归于平凡,我们不再伤怀。

祖 国

 那年,你我相识,不过眉眼瞬间,却再也无法忘怀,你怎么说好的相伴,究竟拿什么来圆。

——念国于大西洋之岸

 那月,剪不断的思念,你却不在身边,无情的你的刻刀,深深滑下,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

愈留恋则愈被吸引

 那日,风雨交加,雷雨相伴,我也说过,拥有你是最大的期盼,还不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愈远离则愈被找寻

 到最后,你有才俊,我有佳人,为何要来打破这宁静的关怀,几丝期许,莫名归盼。最后的请求,再做一天的男朋友,我还能拿什么来答应你,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酒喝两盅

 时间涤荡着回忆,一切的我们早已回不到过去,曾经那番期许,没有关怀,伴随伤害,是什么?该怎样?记忆飘向远方。

话堵胸口

 曾知否?可明白?曾经那份无缘的爱,没有结局,只有伤害,令人悲哀。

千言化两语——

 懵懵懂懂的季节,简简单单的爱恋。那日,寒风凛冽,绵绵细雨,我们将自己的身躯蜷缩在厚厚的衣服中,第一次牵你的手,第一次亲吻你的秀发,第一次拥抱。诺大的广场上,唯独我们的身影,萧条的冬景,未能抵挡我们的告白,红晕遍及你的脸,甚至红透了,躲藏在绒绒头发下的耳朵。羞涩的你问我,确定吗?我用什么回答你,将你拥入怀里,亲爱的,就这样一直下去,好不好?那一刻,觉得世界静止,雨滴落下,滴答滴答,一切都静了,只剩下你我。那一刻,多么幸福!我以为,有你的地方便是我的天堂。

我的祖国!

 我们一起写下的诺言,不是我一人来圆,后来对我的无话可说,不理不睬,是否?我真的不明白,那一切,真的是我错了吗?我以为只要坚持,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楼道里,你说我很烦,我等你,你说我像魔鬼,我们之间,我说不出来。就这样错过,真的错过了,一场考试,我的耐心过了期,再不愿无怨无悔的付出。一切,轰轰烈烈的开始,注定平平淡淡。

祖国啊

 时光驻染,我们都变了,原本两条平行的轨道,竟然会出现交集。一切从头,我有了她,你换了一个又一个,而现在你说你再也不想错过了,你说找一个爱你胜过自己的人太难,找一个彼此相爱的人更难。我问你,是否爱过,爱过,那又怎样……我以为自己将你忘却,不想一句话,仍然激起过往的忧伤。你请求给你一周,为我们的故事画上句号,以后,我还是她的他。对不起,原谅我无法答应你,我们早已身不由己,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归宿。你说你在我心中是否很重要过,我该怎样回答?一周太长,我只能给你一天,一天的男朋友,一天过后,我们成为朋友。这样的结局,是否让人无奈……我的期许,你的伤害,现如今,我们又能怎样?我爱她,胜过曾经的你,对不起,以后我们就这样成为朋友。

究竟是什么?

 如若,不曾相遇,我们便没有了这一场身不由己的相遇;

是用丰沛的乳汁

 如若,不曾相遇,你在我的生命里,只是曾经的一个站点,不会在里面停留;

将我哺育长大的

 如若,不曾相遇,我还是我,你还是你,我不会相信生命里会有这样的结局。

贡宝拉格①吗?

 只作一天的男朋友,如今的你,是否能够料想这样的结局,这样的故事,让人悲哀。让人悔!

是五十三年前

《花的原野》杂志社

退稿信上的那句

“来稿未用

故此退回”吗?

这句话

让我自此跨上文字的烈马

越过森林、荒漠和平川

让我摔下、拖行、再次上马

向着无垠的远方

扬鞭奋蹄!

我的祖国!

纽约、彼得堡、

列夫·托尔斯泰的书房

一个蒙古人之子

曾有幸亲临。

从倾洒自

俄罗斯天空的

苍须的间隙

我遥望

不可替代的祖国。

当我

畅游死海时

我分明看见

产盐的乌兰淖尔②在招手

当母亲

将采来的湖盐装好后

亲爱的祖国

会跑过来

帮我一起

担回去。

当我

在异域如洗的碧空下

呼吸着清冽的空气

当我

漫步在异国

鳞次栉比的

象牙般的

摩天大楼间时

是心中的祖国

让我自信昂扬

是伴行的祖国

让我信步由缰。

如今

我坐在

大西洋的岸边

感慨万千

被万千感慨。

久日

在岸上

张合着嘴的鱼

不久

就将回到

大海的怀抱。

愈分离则愈思念

愈思念则愈伶仃

酒到酣处

鼻翕须颤

言语由衷——

我的祖国!

锡林浩特

——1978年我从锡林浩特市调离,距今整整四十载

穿着缎袍

手捧鲜花的

锡林浩特

为了接我

特地来到

火车站。

看着

握着我的手

笑盈盈的

年轻人

老汉我

真有点

不知所措。

坐上

锡林浩特

接我的轿车

观赏着

车窗外的

街景

一尘不染的楼厦

高高耸立

咏唱着

不闻声音的

歌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