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作品赏析: 苏苏

  苏苏是一痴心的女子,
    象一朵野蔷薇,她的丰姿;
    象一朵野蔷薇,她的丰姿
  来一阵暴风雨,摧残了她的身世。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了一座大荒冢,
    顶上有不少交抱的青葱;
    顶上有不少交抱的青葱,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了一座大荒冢。

  这荒草地里有她的墓碑
    淹没在蔓草里,她的伤悲;
    淹没在蔓草里,她的伤悲——
  啊,这荒土里化生了血染的蔷薇!

  为什么感慨,对着这光阴应分的摧残?
    世上多的是不应分的变态,
    世上多的是不应分的变态;
  为什么感慨,对着这光阴应分的摧残?

  那蔷薇是痴心女的灵魂,
    在清早上受清露的滋润,
    到黄昏里有晚风来温存,
  更有那长夜的慰安,看星斗纵横。

  为什么感慨:这塔是镇压,这坟是掩埋,
    镇压还不如掩埋来得痛快!
    镇压还不如掩埋来得痛快,
  为什么感慨:这塔是镇压,这坟是掩埋。

  你说这应分是她的平安?
    但运命又叫无情的手来攀,
    攀,攀尽了青条上的灿烂,——
  可怜呵,苏苏她又遭一度的摧残!  
  ①写于1925年5月5日,初载同年12月1日《晨报七周年纪念增刊》,署名徐志摩。

  再没有雷峰;雷峰从此掩埋在人的记忆中:
    象曾经的幻梦,曾经的爱宠;
    象曾经的幻梦,曾经的爱宠,
  再没有雷峰;雷峰从此掩埋在人的记忆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