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以来的诗人们,第一弹——徐志摩

  怨谁?怨谁?还不是青天里打雷?

如果你以为徐志摩写的是没有看到桂花而发牢骚,那就错了。诗人为啥下雨天还要去看桂花?为啥明知道下雨还不打伞?为啥说“到处是憔悴”?

  花草里不见了蝴蝶儿飞舞。」

  别瞧这白石台阶儿光滑,赶明儿,唉,

仔细推想,徐志摩这首诗,很符合中国古诗词的“起承转合”。由此可见,徐志摩的文学功底不浅。

  那是句致命的话,你得想到,

  现在,您叫去!就剩空院子给您答话!……

*”**这年头活着不易”*

昨天我冒着大雨到烟霞岭下访桂;
南高峰在烟霞中不见,
在一家松茅铺的屋檐前
我停步,问一个村姑今年
翁家山的桂花有没有去年开得媚,
那村姑先对着我身上细细的端详:
活象只羽毛浸瘪了的鸟,
我心想,她定觉得蹊跷,
在这大雨天单身走远道,
倒来没来头的问桂花今年香不香。
“客人,你运气不好,来得太迟又太早;
这里就是有名的满家弄,
往年这时候到处香得凶,
这几天连绵的雨,外加风,
弄得这稀糟,今年的早桂就算完了。”
果然这桂子林也不能给我点子欢喜:
枝头只见焦萎的细蕊,
看着凄惨,唉,无妄的灾!
为什么这到处是憔悴?
这年头活着不易!这年头活着不易!

  「回走吧,天色已是怕人的昏黑,——

  那廊下的青玉缸里养著鱼,真凤尾,

最后再给大家分享一首徐志摩的诗,大家看看,他写的到底是啥意思呢?

  那松林里的风声像是箜篌。」

  要不了三五天准翻著白肚鼓著眼,

实际上,诗人写的是自己近况的不顺。写的是满腹的不开心哪。要不然,怎么能发出“这年头活着不易”的感叹呢?

  就我——就我也不情愿受苦!)

  顶可怜是那几个红嘴绿毛的鹦哥,

图片 1

  回头你再来追悔那又何必!

  不浮著死,也就让冰分儿压一个扁!

我不是专业的诗歌分析师,只能从自己的认知来认识这两首诗。

  你试闻闻这紫兰花馨!」

  真娇养惯,喂食一迟,就叫人名儿骂,

沙扬娜拉
——赠日本女郎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朋友,我懂得那一条骨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